【專欄】街舞難成獨立產業 金爾君創Timing平台翻轉印象

发布时间:2019-11-11 12:12:29 来源:棋牌赢钱游戏-棋牌游戏赚钱-棋牌游戏赚钱换人民币点击:16

  高海葳 / 台北市

  【記者高海葳台北報導】帽子反戴配上黑框眼鏡、寬鬆薄長袖上衣搭著寬鬆棉褲,大剌剌的穿著反映出金爾君待人隨和的個性,講起話來幽默卻不失條理。金爾君目前就讀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三年級,兼任台大熱舞社嘻哈組教學及街舞平台「Timing」創辦人,曾代表台大參加「College High全國制霸大學街舞高峰會」,並積極在推廣街舞文化,希望能改變台灣社會看待街舞文化的眼光,打造更好的街舞環境。

  家人極力反對街舞 金爾君欲顛覆刻板印象

  「跳舞可以說是一半的我。」金爾君提到,生活中的經歷都會影響他跳舞的方式,甚至是跳的舞風。相反地,跳舞也影響他生活中的所作所為,使他藉由不斷的思考與嘗試找到自我。

  「我爸媽非常討厭我跳舞。」金爾君表示,高中時便是熱舞社成員,但因家長反對,無法擔任社團幹部。「為了阻止我跳舞,我媽甚至在High School High比賽當天把我的鞋子藏起來。」他認為,許多家長因不了解街舞文化,對跳舞抱有負面的刻板印象,認為好小孩不應投入心思在練舞。這樣的家庭背景使他致力積極推廣街舞文化,希望能改變大眾對街舞的價值觀。金爾君的友人Even為國立陽明大學熱舞社副社兼教學,她表示,對金爾君的家庭而言,讀書才是唯一,街舞是不被看好且備受歧視的存在。也因此金爾君更努力製作街舞相關影片,希望讓自己喜歡的文化能讓更多人看見並理解。Even認為,他不只想當一個記錄者,更是推廣者。

  大學畢業成斷層 街舞產業在台缺乏發展

  金爾君提到,街舞應分為「生活型文化」及「產業發展」。他認為,台灣學生族群的街舞環境其實相當良好,幾乎每個學生藉由系上表演、宿營等活動多少都曾跳過街舞。此外,許多熱舞社在學校也都是大社團,參加人數極多,這類「生活型街舞文化」非常蓬勃。

  然而,「大學畢業」卻成為延續街舞文化的斷層,多數人因面臨就業問題而放棄跳舞。他點出,根本原因是「街舞在台灣還算不上真正的藝術文化」,大眾多視街舞為娛樂活動,無法成為獨立產業,無形中阻止街舞朝向更有組織、專業化地「產業發展」,就連許多職業團體成員也因而無法做全職舞者,需兼職其他類型工作以克服經濟壓力。

  創辦Timing街舞平台 推廣街舞文化

  去年年初,金爾君與同學周杰及邱品堃三人共同創辦街舞平台Timing,利用社群媒體介紹各種舞風,傳遞街舞活動消息及文化知識。金爾君表示,最終目的是為顛覆社會大眾對街舞的刻板印象,進而改善街舞產業環境,讓街舞文化成為一種「藝術文化」。

  「因為網路上如果沒特殊管道是找不到介紹街舞相關資訊的網站或影片,除非跟老師很要好才會口頭介紹給你聽他知道的東西」Even表示,真正認識街舞文化是透過金爾君製作的Timing 影片,從中瞭解街舞歷史及相關知識,讓她在街舞文化中找到如家的歸屬感。

  零成本零利潤 Timing成員來來去去

  金爾君認為,最大的困難是和成員們合作。由於成員們間的合作都基於自發性,可以說是「零成本、零利潤」,因而鮮少有實力極好的人願意積極投入,造成付出程度不一,加上想法不同,易發生爭吵。

  「他其實蠻幽默的,但在影片中卻真是怎麼樣都幽默不起來」Even表示,平時風趣的金爾君面對工作時便收起了玩樂的心,對同事口直不加修飾,加上工作能力太好,且態度較為強勢,導致團隊成員來來去去。

  目前「Timing」透過YouTube、Instagram、Facebook(簡稱臉書)等社群媒體發表影片及舉辦活動,但觸及率及觀看次數卻沒有穩定增加。金爾君表示,Timing雖起家於臉書,但將來會把主力放在Youtube頻道及Instagram,希望能吸引穩定客群關注。他提到,現在「Timing」處於轉型階段,除和「HUG Season」合作舉辦線上街舞比賽外,也正積極策劃相關活動及影片企劃,望能擴大「Timing」觸及人數,使更多人能認識街舞文化,進而改變大眾對街舞的刻板印象,使街舞文化能成為台灣藝術產業的一環。